首页 > 教育

幽幽古树情

来源:邵阳新闻网 作者:杨志烈 2020-08-13 11:09

到过我们村的人都知道:我们村古树参天,绿树成荫。这里三五棵,那里七八株,随处可见。每株都有几十米高,可说是高大挺拔、郁郁葱葱。这些古树真有一把年纪了,大部分是清朝时期栽种的,树身大都需要四五人才能合围住,树种有香樟树、枫树、橡子树、杉树等。

我们家周围就有三处古树群,她们各有千秋。数枫树最伟岸,耸入云霄,高达四五十米。数香樟树最旖旎,正似陈毅元帅的“旖旎春如锦”。数橡子树最富有,橡子结人缘。数杉树最直爽,树干笔直而不婀娜多姿。

当然尤其是那橡子树,她之所以富结人缘,是因为她每年会结许多橡子。一到深秋,橡子掉到地面,大拇指粗一颗,棕红棕红的,亮闪闪,很讨人喜欢。

我们几个小伙伴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橡子树下捡橡子,谁第一个来,谁就捡得多,橡子红红的满地都是。我们无形中形成了一种比赛,都争抢第一个来到橡子树下,趁没有其他人到来,快速捡起那一颗颗红红的橡子。我们捡橡子时,希望秋风劲吹,把橡子树枝摇的“哗哗”的响,橡子和橡子壳就会雨点般的掉下来,伙伴们争先恐后的检个不停。

橡子可以用来做橡子豆腐,味道美极了,嫩滑爽口,营养丰富,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食品。橡子树皮和橡子壳含有丰富的鞣质,是工业上提取栲胶的好原料,我们把橡子壳拿去供销社卖钱买糖吃。

可能是那棵香樟树年纪最大了,树中心已经有了一个树洞,我们几个五六岁的小伙伴好奇,钻进树洞往上面看,可以看到上面有蓝蓝的天。不知谁出了一个点子,把旁边老杉树上掉下来的干杉刺,捡到香樟树洞里堆起来,然后去家里拿火柴过来点燃,白色的烟从树洞顶冒了出来……到树洞中冒出的滚滚白烟,我们似乎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,欢欣跳跃起来。

几个伙伴正高兴忘形,有说有笑的继续往树洞中添加干杉刺时,跑来几个年轻大哥哥,有提水桶的、有端脸盆的,将水拨到树洞里的熊熊火焰中。

过了好一会,树兜的树洞处已经没有丁点儿火星了,可树洞上却还冒着白烟。我们感到莫名其妙。只见大哥哥们又去家里扛来了两个楼梯,把两个楼梯搭接起来,用绳子绑好,架到树上。可能是这两个楼梯短了,紧接着又有一个人去扛了一个长长的楼梯过来,三个楼梯搭接起来,终于够到了树洞顶。然后他们把盛了水的水桶用绳子吊上去,将水从树洞上面倒下来(当时还没有自来水)。

可是,仍然没有解决问题,树洞上面仍然冒着白色烟雾。听一个哥哥说,是树身着火了,用泥浆试一试看能灭熄吗。接着,他们去秧田提来泥浆,将泥浆顺着树洞璧往下面流……

几个大哥哥折腾了大半天,终于将我们因好奇而差点烧死的香樟树拯救了出来。

晚上,父亲知道了此事,被父亲暴打一顿是难免的了。但是,被暴打过后的我,还是忍不住辩解:谁要她有那么一个大洞呢?父亲说了一个道理:古树是老祖宗们栽起来的,“一树荫十代”,我们要好好爱护她,才能长期得到她的庇荫。她有洞,是因为她老了,是自然规律,但是自然规律是不能随意破坏的。

或许是这些古树树大根深,过完年后,总是首先露出绿色的枝桠,招展着悠悠南风,给村民们传递春天来了的信息……

或许是这些古树树大好乘凉,每到夏日的正午,村民们会把凉椅搬到树下,悠然的吸着旱烟……

或许是这些古树历经世态沧桑,将阅历印在树叶上,变成秋的五颜六色,让村民们增加些许本地的文化底蕴……

或许是这些古树高大伟岸,自恃能挡住寒风吹进万户千家,北风呼啸时,一阵阵地喊着齐心协力的号子……

蓦然间,回首仰望古树,一股股敬意油然而生……

(编辑:徐锣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