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的扶贫故事

肖尊寅:父亲得一般性肺炎 我在抗疫一线

来源:邵阳新闻网 作者: 2020-03-10 16:31

这一年的春节,没有了往年的冰雪纷飞,却更加寒冷彻骨。

“多穿一点,总是安全一些的。”老母亲给我整了整衣领,眼中充满了担忧。

我看着老母亲,想要告诉她,这些厚厚的外套并不能阻止病毒的感染,但话到嘴边最终还是换了一句,“穿这么厚,肯定安全。”

柴房里传来了老父亲老支气管炎发作的咳嗽声,从听说我要马上前往驻村点开展疫情防控的那时起,他就一直不说话。

老父亲是位退休老工人,识得许多道理,他知道我作为一名国家干部,一名共产党员,奔赴抗疫一线,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。他的沉默,只是代表着他的立场,是对儿子此行无尽的担忧。

“家里你就放心吧。”老母亲一直跟在我后面,直到路口。

我回过头,看着老母亲满头的白发,还有那张满是沟壑,苍老的脸庞,鼻子忽然一酸。

这两年在隆回驻村扶贫,一年都未曾回家看过两位老人几次,更没有好好的尽过一个儿子的义务,本想着这次春节能够好好的陪伴两位老人几天,却又不得不再次食言。

而他们呢,似乎早已习惯了他们儿子的这种工作状态,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,在他们心里,为人民服务,肯定要大过陪他们。

在车子急速的奔驰下,身后老母亲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淡,我知道,等我的车子最终消失在视线后,老母亲依旧会站在路口,伫立很久很久,而我同样知道,在那栋老房子的某个角落,会站着一个惯于沉默的老人,看着他的儿子渐行渐远。

正值春节,所驻扶贫点隆回县桃花坪竹塘村却没有了往年春节的喧闹,一片平静,只是我从八组路口那块禁止人员入内的牌子之中,嗅到了这片平静之下的波涛汹涌。

到了村部,与村“两委”碰了个头才知道,村八组有户从武汉回来的人员,使得整个村的人都人心惶惶,那户从武汉回来的人员,房屋已经被村民围了起来,不准其外出,导致该户缺粮断水,日常生活已经难以为继。

疫情无情,人不能无情,我与工作队的同志,立即要求村干部通过村村响宣传当前疫情的防控情况及措施,同时立即赶往第八组,防止事态恶化。

通过宣传和劝导,有效地控制了村民的恐慌思想,在经过与户主罗跃华沟通之后,让其全家所有人自行在家隔离,由我们每天给他们提供食物和水。

在初步解决了第八组罗跃华事件后,我们立即与村“两委”一道,挨家挨户登记是否还有从武汉回来的人员,是否有与从武汉回来人员有密切接触的人进行摸底登记,用最快的时间掌握了第一手资料。

通过宣传和有效的防控措施,恐慌渐渐消散,从武汉回来的人员在家隔离14天后,因情况正常,由办事处给予了解除隔离的处理措施。多方联系终于给村里配上了额温枪,让村“两委”和工作队有了足够的口罩,群众也终于不再聚集聊天、打牌。

正在所有事情都在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,老母亲的电话却让我的心掉入了冰冷的悬崖。

极少给我打电话的老母亲带着从所未有的哭腔告诉我,老父亲发烧了,并且一直咳嗽,已经有两天了,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只能给我打电话。

“为什么两天了,你才告诉我!”我忍不住自己的愤怒,但我知道,此时的老母亲是多么的无助,我只能在稍稍平静之后再告诉她,“不要急,没事的。”

挂掉电话,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老父亲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的症状多么相似,但我身为一名驻村工作队的队长,我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的岗位,离开疫情一线。

怎么办?

这个时候我想到了自己的妻子,这个带着一个不过八个月大的孩子的女人。

在我把情况和妻子说了之后,妻子没有任何犹豫,承担起了这个义务。

“谢谢你,老婆。”因为我的家庭是组合家庭,妻子能够冒着风险去处理老父亲的事,让我很感动。

“说感谢干什么,你在村里不是也天天冒着这个风险,而这又是我们的父亲,我不去谁去。”

妻子带着老父亲去了市中心医院,在发热门诊进行了检查,而在检查的过程中,她与老父亲一起被隔离。

而这个过程,让我的内心无比煎熬又无力,老父亲已经87岁,身体抵抗力极差,如果真的确诊为新冠肺炎,身为儿子的我,这个时候却不能守候在他身边。

每次想到这,我在夜里都难以入眠。

几天过去了,父亲被确诊为一般性肺炎,当隆回被确定为低风险地区,抗疫不再紧急时,四十多岁的我抽空回去见到父亲,竟然像个孩子般的哭了起来。

对不起,家人们,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更是一名扶贫人。感谢你们的支持和理解,待脱贫攻坚胜利的时候,我一定会好好的守候在你们身边,空闲时分,大家围在篝火旁,我给你们讲扶贫的故事。

作者系市委组织部驻隆回县桃洪镇竹塘村工作队队长  肖尊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