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注册 loading...

呜哇歌王传技艺,山歌艺翁颂中华——怀念省级鸣哇山歌传承人陈世达

2018-06-02 11:13   来源:邵阳新闻网 作者:陈治电
分享到:

邵阳新闻网讯(通讯员  陈治电)5月22日,省级鸣哇山歌传承人陈世达因病医治无效,与世长辞,享年78岁。为了表达对他的怀念之情,谨以此回忆性散文寄托我的哀思。

草原的马鞍山垂首,茅坪湖凼水做泪。以往音容笑貌的省级呜哇山歌传承人陈世达同志永别了,他那高亢嘹亮的歌声,一直萦绕在人们的脑际里。我很喜欢陈老所唱的呜哇山歌的歌词,这首歌立志高雅,情景交融,又富有音乐理智和节奏感,常常一唱便能随即触动心弦。这令我颇感欣慰!

微信图片_20180602092504

省级鸣哇山歌传承人陈世达

我仍仿佛看到了陈老与妻子挑着重重的柴草,佝偻着身子,嘴里还叼着小烟筒,慢慢地走在草原村梅家屋场的小路上,好像他还扛着锄头正从细湖凼的反修大田朝我们走来,手里又拿着一些做柴火的被吹掉的金银花枯枝,似乎正拿着长长的烟筒和他的兄弟子侄们坐在自家灶堂前,探讨鸣哇山歌的传承发展,他那高亢云霄的山歌仍在耳边回旋。之前他那么健康硬朗的身体,那么乐观善良的男子汉,那么可亲可爱的歌王,能学会唱的歌师傅。怎么会突然就离开了呢?这样一个硬汉倒下了,倒在了他亲手开恳的土地上。如今,他将与他最热爱的土地融为一体了,可我们却怎么也不能看到他那亲切的笑容,再也听不到他那高亢的歌声,从此只能在梦里回味。我知道他是幸福的,他一生苦尽甘来,承受了那个年代里的苦难却没有改变他对生活的乐观与善良的本性,他饱经沧桑的脸如今成了原有大寨红旗飘草原上的一张名片,他所唱的呜哇山歌却唱出了隆回,受到县委、政府的重视,唱到了长沙,受到了省委副书记梅克保的亲自接见。唱到了北京,唱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,唱到了宝岛台湾。让无数人认识了云端上的草原。他那独特的呜哇山歌给了当今草原插上了无形的翅膀,将使花瑶在旅游的大市场中展翅高飞。他是草原村第一人,也是他和家人的骄傲,也是我们花瑶人民的骄傲!也可以是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又一大举措。

微信图片_20180602092621

微信截图_20180602093041

他这么忽忙一走,还有太多的牵挂,还有没来得及细细叮嘱相伴多年的老伴,还有太多的叮咛要和孩子们讲,还有兄弟子侄们想和他好好切磋“一百只蜜蜂飞过街”的新式唱法;他还担心呜哇山歌的接班人的思想与生活;他还等着草原的旅游发展起来的那一天呢!为了寄托追思,现把我知道的星星点点,择要回忆如后,聊代后香。

陈世达同志,男,汉族,1940年3月19日出生,公元2018年农历四月初八日因患疾病,医治无效,享年78岁。他是湖南省隆回县人,国家级非物质遗产鸣哇山歌项目省级代表传承人。他八岁开始学唱呜哇山歌的,至今已唱70年了。因为呜哇山歌是隆回县虎形山花瑶一带的一种特殊的、劳动号子,所以在当地人们称之为民族中的绝唱,也是这里的人们引以为豪的珍品。人们对陈世达所继承的呜哇山歌,无论天睛下雨,在劳动的田野里,不管一个人面对高山树林和山野里大喊大唱,每每都与自已的回音相伴,他却留下了良好的口碑。回忆其往事并不如烟,犹历历在目。

微信截图_20180602094137

陈老先生的一生饱经坎坷,历经风霜。他出生的战争年代里,在他童年时代里却经历了很多磨练。自新中国成立后,穷苦的孩子有了上学的机会,他由于家庭共有兄弟姐妹10人,他排行第四,父母负担繁重,他刚读完小学就辍学了。16岁刚满因工作出色,在组里任会计员,直到七十年代中期,曾被评为”优秀会计“、“优秀村民“等荣誉称号。在那个年代里因处于困难时期,过日子一天吃两餐,红薯,土豆,玉米等五谷杂粮是富有的,俗有“养女莫嫁马皇山,三个苞谷当两餐。“成年结婚后,更是含辛茹苦,省吃俭用。度日子只能勒紧裤带,靠自已的双手勤劳苦干才能撑起一个家。他宁肯让自已饿肚子,也要让子女吃饱吃好。尤其是子女上学,他和爱人经常风里来雨里去,披星戴月两头黑,饿了吃自制的饭团和苦荞粑粑,渴了喝山泉水,用辛勤劳动的汗水攒来的一分一角,将四个孩子拉扯大,直到都初中毕业。孩子们成家以后,他从严治家,教子有方,生活上提倡节俭,并处处以身作则。他要求孩儿们要相当重视劳动,做到”一专多能”,还教导三句话“勤勤恳恳劳动,扎扎实实做事,正正当当做人”。四个子女在他的严管教训之下,都能自觉行正道,操正业,有道德,有理想,有潜力,其次子陈治安还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现成为邵阳市级呜哇山歌传承人。两个女孩勤俭持家,为发展家庭经济当好了贤内助,大女儿陈月娥还是西乐队一名成员,女婿戴田生,又是呜哇山歌夫妻歌手。一个好的家庭无不以陈老先生之风范为楷模,无私奉献。

微信图片_20180602092642

陈老先生,毕生好学,他从小对呜哇山歌的喜爱,也还得感谢他的启蒙老师谭炳换,他俩师生关系密切,情谊深厚。在老师那学到了音律,会多种乐器,特别是高亢的山歌之绝唱是他的老古董。他对呜哇山歌文化还情有独钟,经常用那饱满的歌词,热情洋溢地歌颂祖国,歌颂社会的进步、歌颂新时代、拥护习近平的英明领导,以及新农村的变化等。撒播呜哇山歌文化的种子,同时也不断丰富自己的晚年生活,增添自已无限的乐趣,保持良好的心态是最好的抗衰剂。直到病逝为止,都在为呜哇山歌鞠躬尽瘁,奉献终身。他的虔诚敬业之心是何等的广阔。

陈老先生,这个平时步履有点蹒跚的老人,对鸣哇山歌文化全身充满神奇的力量,他独唱的高亢歌声真乃天赐之福,无论他在山上砍柴,人们在狩猎,伐木,采药,挑担,挖土及田间播种收割时,这呜哇山歌唱着它听着它,坚守着峻峭的瑶山。能够驱赶野兽强盗,成为消除疲劳,对歌打趣。都有很好的民族特色。呜哇山歌皆为五句,有24个韵脚。同一歌调,歌词都带有见子打子的兴性。山歌题材来源主要有瑶族起源迁徙,农业劳作,深山狩猎,洞谷名胜,死亡葬丧,服饰首饰,日月星辰,婚姻嫁娶等。或诉幽怨,或泄愤怒,或表达男女爱幕之情等内心激情用喊和唱的形式来表达。陈世达老人他唱了70年的呜哇山歌,就是这高亢的歌声给了他无穷的力量。在瑶山里男女老少唱花瑶情歌,休闲之时,坐于树下,三五成群尽情地唱歌,那场面是何等的诗意,似来自白云彩里的天籁之音。

尤其是那曲“百只蜜蜂飞过街”,音域宽广,高亢激昂,亦教亦唱,且灰谐,幽默,有特色,有乐趣。陈世达他叽里咕噜将歌词中150多个字一口气唱完,还要以锣鼓和肢体语言煽动人的情绪,这恐怕是目前世界上任何歌唱家都难以突破的了。呜哇山歌得到了当地政府及上级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。

2004年陈世达,戴碧生曾被邀请到山西省佐权县参加国家文化部举办的《南北民歌》擂台赛,他俩一举荣获“薪传奖”和最佳歌手奖。2005年呜哇山歌在澳门永乐大剧院穿越时空的乐韵,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节目澳门专场晚会演出,取得了圆满成功,并获嘉奖。2011年底在台湾宝岛举办全国第二届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月,陈世达的呜哇山歌表演队在台湾巡演,深受当地民众的欢迎,并喜获中国第二届南北民歌赛大奖。正是由于陈老先生这一班、草原人的不懈努力和文化积蕰。2017年呜哇山歌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陈世达的呜哇山歌表演队把花瑶特色的歌唱到了北京,受到了上级领导们的赞誉。他也被聘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(戴碧生为国家级)。这些年来,他无数次得到了刘启后老师的指点和有关部门的培训,在传承过程中,积极传徒授艺,已培养徒弟六人(包括自已的子女3人),他还收保整理了呜哇山歌和千多首花瑶情歌,并进行了出版发行。同时并每年定期免费由陈世达,陈世凡两人为老师对虎形山中学的学生进行鸣哇山歌培训。这样做是为将非物质文化遗产普及到下一代,扎实推进关心下一代工作创新发展。

陈老先生这一辈子,不但历史清白,平时从不做损人利已的亏心事,真可谓坦坦荡荡,清白一生。的确如此,为后代做出了榜样。忽闻他辞世的噩耗消息后,全村共殇,隆回县委书记王永红,县长刘军,副县长曹鏐,县政协的夏亦中,县委组织部和湖南大学和邵阳市委的主要领导们传来唁电,中国摄影专家刘启后老师等众多文化名人,国家级鸣哇山歌的所有传承人都纷纷前来悼念。湖南省雪峰山文化旅游公司董事长陈黎明同志,县花瑶印象的谭美珍女士,各位兄弟子侄,邻里乡亲和生前友好都来吊唁。草原村委会在为陈世达老先生出殡那天,、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,由原乡文化站长胡信松主持,追悼祭奠词由邵阳市委驻草原村第一书记罗华同志宣读。陈世达同志一生为呜哇山歌的保护与继承完成了他的心愿。

如今,陈老先生,志存高远,却撒手去了天堂,永远离开了我们,子女失去了好慈父,村民失去了好长者,国家却损失了一位好传承人。日前想见音容空有影,欲闻教诲杏无声。时为高天大风呼啸,时为空谷巨鸟和呜……整个空旷的山谷回荡看一片呜哇声。虽然陈老先生他那非常生动活泼,让听众感到津津有味,经久难忘的歌声,至今回忆起来,人们赞叹不己。他是我们永远学习的典范。他的音容笑貌与山河同在,呜哇山歌将传遍大江南北,陈老先生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!这就是我们对他老人家最好的怀念。

版权声明:邵 阳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