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驻村故事

黄红禹:脱贫攻坚工作随想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1 17:10
摘要: 我在邵阳市生活工作已有三十多年了,因工作关系,经常要到各县(市)搞调查研究,和当地群众交流较多,听了不少的方言,记住不少方言的特征。在日常中,只要对方一开口,基本上知晓其是邵阳市的哪个县(市)的人。



我到城步西岩永丰搞精准扶贫工作已有半年了,时间过得飞快,有些小故事、小感想同大家分享。

语言之惑

我在邵阳市生活工作已有三十多年了,因工作关系,经常要到各县(市)搞调查研究,和当地群众交流较多,听了不少的方言,记住不少方言的特征。在日常中,只要对方一开口,基本上知晓其是邵阳市的哪个县(市)的人。这些方言中,自认为新宁话最为动听,特别是妙龄女子说话,犹如唱歌;城步、绥宁方言最难懂。刚到城步西岩驻村帮扶,参加各类会议,那“城步普通话”,实在难以听懂,要靠“猜”,要靠结合当时情况“闷”,才能知晓七八成意思,一旦语速变快,那就是“外语”。驻村以来城步大小会议均提到要加强“航母”建设,更是听得一头雾水,后来知道该“航母”是“项目”。现在已到城步四个多月了,“语言关”障碍已逐渐减弱,能和老百姓交流了。


口味之重

平常在家,受老婆“鼓励”和“夸奖”经常下厨掌勺,得到家人一致“好评”。到永丰村后,受条件限制,调味品全无,但是几块钱一包的盐从不缺少,那个菜咸得舌头“麻救”,几次提了意见,均无用,还说“不多点盐,没有力气干活”。我们仔细观察了一下,做饭的师傅,一天也没有干重农活。他家烤米酒卖,用电锯搞定柴火,用电动三轮车运送,家里才一亩多田,只种一季稻,农活不多,只能说吃咸一点是习惯。到现在,我也习惯“重口味”。儿童节那天,全家人到双清区友阿“广州城”吃饭,其中上一道烤鹅,我迫不急待吃了两块,非常满意,但老婆、小孩全部吐出来,“太咸了”,还怪我怎么没吃出来。



跑“航母”之喜

驻村第二周,又是年初,“航母”建设提上议事日程,修路成了大家的共识,也是三年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我通过关系,打听到正在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,工作队和村支书三人立刻开拔到镇进县城,屁颠屁颠过了“交通局长关”“分管副县长关”“县委副书记关”,只差“县长关”了。午饭后,围在县长身边的人逐渐散去,中午接着开会,我向县长简短表示了来意。“我等会儿出来再说”。我退出会场,在外恭候。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,大家有点不耐烦了。这时,只见县长出了会议室,大家一起到了隔壁办公室。我和县长套了下近呼,在县长的关心下,解决了二个交通“航母”建设。

停产之痛

我刚到永丰第二天,县国土、县农业局来村里,要落实中央关于“大棚房”拆除的指示精神。永丰楠竹加工厂是2016年村里招商引资而建立起来的,年产值约800万元,市人大投入帮扶资金30万元助一臂之力,可解决20余名贫困户就业,因厂里生产红火,楠竹价格由2017年的370元/吨上升到470元/吨。因当时对厂房土地性质把握不准,如今被认定为“大棚房”性质。我和工作队上下奔走,多方呼吁,积极协调国土部门和农业部门的关系,向市农业局和国土部门汇报情况,向省委督查组陈述“扶贫车间”的重要作用,在宾馆里讨论报告,学习中央、省委有关文件,逐字逐句推敲,希望从文件、政策中发现一丝曙光,但因时间太紧,仍难逃被拆除的命运。拆除那天,县镇有关人员驻守现场,大家心里都不好受,但中央的政策要坚决落实,以大局为重,遣散了工人,搬迁了机器,复垦了地面。

解忧之慰

贫困户杨盛员因腿部患病,前后开支不少医药费,虽然落实了医保政策,但对生活造成了一些影响。恰逢又要评定低保,我和工作组审视了名单,没有他的名字,便行使提名权利,作了佐证材料,将他的名字加了进去,有望今年享受低保,为其稍解生活之忧。贫困户肖明渊之妻,因长期劳作,腰椎和颈椎患病,在帮扶责任人杨少平的帮助下,传授了缓解之法,每天吊单杠,睡觉用毛巾卷垫腰,病情得到好转。目前正在协调一名老军医为其上门动手术,届时可有望彻底好转。

作者系邵阳市人大常委会机关驻永丰村工作队 黄红禹